首页>她影像>美丽说 > 九尚:我想呈现出当代音乐人新的面貌

九尚:我想呈现出当代音乐人新的面貌

色影无忌她影像
Tula
图拉
2018-07-16

九尚

作为多产的创作者,同时拥有摄影师、画家,书法家、平面设计师等跨界艺术家身份,他为音乐人拍摄了10年的现场演出照,并为音乐人塑造观念性形象宣传照。

       九尚留着柔顺的过肩长发,眼睛上方有两道高挑的眉毛,清晰的五官勾勒成硬朗的轮廓。他说话语气平和,慢条斯理的,夹杂着一点南方口音,看起来像是一个不温不火的人。

 

九尚日常临帖

 

九尚在进行绘画创作

       九尚出生在山清水秀的南方小城,从小自学书法、绘画,小时候受到兄长的影响接触摇滚乐,自此之后音乐便伴随着成长,了解了大量国内外音乐人。他当过美术老师,做过广告设计师,给电影题写书法字,还拍了十年音乐人演出照。

       从2008年来到北京,他一直住在雍和宫附近,从这里至鼓楼东大街一带,是地下音乐人的聚集地, MAO、DDC、School、愚公移山等有名的Live House都集中在这里。晚上一有时间,他就去拍音乐现场,也因此认识了许多音乐人朋友。他们时常一起吃饭、喝酒、聊天,谈音乐与创作。“作为一个摄影师、艺术创作者,我想呈现出当代音乐人新的面貌。”
  

莫西子诗

她影像:当下的音乐人是怎样的状态?

九尚: 八九十年代,大部分做乐队的人生活过得比较艰苦,而现在完全是另一种现象,经济的发展让音乐人的生存环境相对比较好,因此也出现了更多元化的音乐。
我身边大多数乐队朋友都有另外的工作,可以满足自身的物质生活,所以他们做音乐时不会那么在乎能赚多少钱,更多的焦虑是如何创作出好的音乐,因为音乐是他们的表达方式和精神追求。
 

谢玉岗

她影像:你经常去Live House拍照吗?

九尚:从2008年来北京买了第一台单反,就经常去Live House拍照,一拍就拍了十年。早年去Live House更专注于拍照,后来我感觉有弊端,开始反思为什么不专注去听音乐?音乐才是乐队的核心,而我把太多注意力放在摄影上了。
       现在,我通常会选一场演出先认真地去感受乐队的音乐,在之后的演出中再拿起相机去拍。我不是机不离身的摄影师,相比起不停地按动快门,总觉得应该先放下相机,多去感受音乐。在了解乐队的音乐和他们本身之后再去拍,才能拍出具有特质的照片。

她影像:你拍的音乐现场照片似乎很多都是黑白影调?

九尚:也不全是黑白,每个乐队风格不一样,我会针对乐队类型、音乐风格去选择彩色或黑白,偏向电子与现代的乐队用彩色居多,偏民谣或后摇的音乐,选择黑白多一些。但也不是绝对的,有时候根据当下的情绪而定。
 

GUIGUISUISUI

她影像:你拍的音乐现场照片,给人感觉会更注重表现音乐人本身的气质与情绪。

九尚:刚开始对音乐感兴趣时,我就会关注喜欢的音乐家想要传达的情感以及表达的思想,后来我发现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气质,而个体的独特性和复杂性,这一点一直都很吸引我。

       总觉得不管做什么事情,最重要的还是“人”,所以我想把个体的特质表现出来。每个乐手,音乐人,表达方式都是不一样的,他们是一个个体,有着不同的感觉。所以我拍照的时候会关注个体,观察他的状态,关注当时他的情感和情绪。可能这也跟我同时从事绘画的工作有关系,我画了很多肖像画,潜移默化中也会转化到拍照上。

九尚(3)
音乐肖像(2)
音乐人(6)
宣传照(3)
跨界艺术家(1)
音乐(35)
摄影师(1348)
全文导航
P1 / 九尚:我想呈现出当代音乐人新的面貌
P2 / 九尚:我想呈现出当代音乐人新的面貌02
P3 / 九尚:我想呈现出当代音乐人新的面貌03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