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她影像>美丽说 > 朱静姝:用心感受自然,与至美合二为一

朱静姝:用心感受自然,与至美合二为一

我知我和至美合二为一,

我知我和同志和而为一。

且让我们的灵魂化为高山,

且让我们的精神化为繁星,

且让我们的心,化为世界。

这段话来自于《亚当斯回忆录》,风光大师安塞尔·亚当斯说这段祈祷文呼应了他一生的信念。在当今摄影的圈子里,风光摄影师常被称为“法师”“拍风光的”,被认为是强调“器材”与“技术”且“没有情感”的一类人。其实我们对风光摄影的认识太少、偏见太深,当一个人愿意将自己的时间留给相机,将自己的眼睛留给自然,那么她的灵魂也在这世界的壮美之中了。 

摄影师 朱静姝

摄影师 朱静姝

她影像:先来介绍一下自己吧!你是到了澳大利亚之后,才开始接触摄影吗?

朱静姝:是的,我已经移居澳大利亚15年了,学习摄影也是在这段时间。我的本职是会计师,因为喜爱旅行,却无法拍出尽人意的照片,就萌发了学摄影的想法。本意是想培养一个爱好,也为了让生活丰富多彩些,没想到一发不可收拾。现在,我是澳洲扫海帮成员,利用业余时间进行风光摄影创作及摄影教学。

她影像:看你的摄影作品,多是以慢门为主的摄影方式。

朱静姝:初期我也拍摄过肖像、人文还有运动题材,但最后发现还是风光摄影最让我痴迷,它能带我远离尘世的浮华与喧嚣,寻到一方净土。慢门拍摄出的画面是人的眼睛看不到的,因为眼睛只能定格一瞬间,而通过慢门的运用,相机可以记录一个特定时段并转换为影像。用慢门拍摄出的画面和你所看到的场景是有些不同的,决定用怎样的影像来表现,在拍摄现场要依据当时的情景发挥创造力和想象力,这非常考验拍摄者的经验和临场预见力。有时最终成像会带给我意外的惊喜,按下快门的等待中,我会满怀希望地期盼相机后背呈现的画面,这种等待的喜悦也是摄影的乐趣之一。

她影像:在长到几分钟的等待时间里,你在做什么呢?

朱静姝:享受大自然啊(哈哈)。其实拍摄时间很短,一下子就过去了。我最长的曝光时间大概是三分钟左右。欣赏大自然神奇的光色变化对我来说也是很好的享受。

她影像:经常使用这样的拍摄方法,不会觉得枯燥和乏味吗?

朱静姝:西方主流风光摄影中用慢门拍摄的场景非常多,慢门不仅可以表现海浪、水流,还可以拍出云的动感、城市的车轨、光绘、星空、极光等,现在还有些题材是我还没有尝试过的,越是深入拍摄越是觉得乐趣无穷啊。去年在北欧的行摄中,是我第一次拍摄极光,幸运地看到几次夜空中舞动的绿色精灵,场景很梦幻。拍摄月出也很让人兴奋,虽然数不清看过多少次日出,但是由于月出时间每天不同,有时是在白天,所以看到月出的机会比日出少很多。还记得第一次在浩瀚的星空下看到海上升明月,随着天际的微光越来越强,一轮明月跳出海面,黑暗中金色的月光洒满大地,那一刻的震撼和感动是寒冬中最温暖美好的记忆。

她影像:你比较常拍摄的慢门场景都有哪些呢?

朱静姝:海景、瀑布、银河、星轨、极光、城市夜景等,其它场景如果遇到云的动态比较好,也会用慢门来表现动静结合。

她影像:风光摄影中,作品的同质性很强,如何在风光作品中呈现自己的特色呢

朱静姝:优秀的摄影作品需要想象力和灵感来支撑,里外三排长枪短炮的壮观场景会消磨我的热情,在喧嚣的现场我无法找到灵感。风光摄影是孤独的艺术,它能让作者不受打扰地思考和创作。摄影不是简单的对着景点按下快门的机械动作,它本身就是一个探索和发现的过程,然后用属于自己的方式表达出来。如何让自己的作品在众多雷同的照片脱颖而出,打动读者,最重要的就是要增强作品辨识度,拥有与众不同的视角,利用光影和色彩呈现独特的艺术氛围。 

风光
澳大利亚
唯美
慢门
极光
星空
全文导航
P1 / 朱静姝:用心感受自然,与至美合二为一
P2 / 朱静姝:用心感受自然,与至美合二为一(2)
12
朕知道了~
3
呵呵
玩打地鼠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