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她影像>美丽说 > 焦冬子:从哪里来,就回到哪里去(2)

焦冬子:从哪里来,就回到哪里去(2)

她影像:“小小摄影课”这个项目是怎样开始出现的?

焦冬子:最开始的时候,我们主要是给村里的老人和家里的孩子拍照,可即使我们天天在那拍,最终拍到的也都很少。加上接触的时间很短,比较走马观花,互相比较陌生,老人和小孩还来不及展示他们真实的一面。但如果把相机给他们,可以自己拍自己,观看的角度就不一样了,面对镜头会更自在从容。其实如果一个村可以给一个相机,小朋友也许就可以把村里的所有事情都记录下来了。做到“我们在一起”项目的后来,这个摄影课堂的项目延伸了出来,结果也发现它的意义比我当初想象的要多。

      我们在尔哈村的时候,深入地上了七天课。刚开始我去的时候,同学们就开始互相自我介绍,男生的理想可能就是当司机、当兵、当老板或者打工,女生的理想则是当老师、护士。其中有一个小姑娘当时就说,我想当一个摄影师,我就问她为什么,她说是因为之前我们去她家拍了照片,她看到了之后才有了这样的想法。对她来说,外面的世界还是非常的遥远,我们去拜访的话,让他们在认知上有一些新鲜的东西进来。有时候他们不知道未来能干什么(包括我小时候学美术的时候都一直在纠结的问题是,学美术能干啥)。他们的意识要比城里小孩落后很多。

她影像:在一个可能连基本的“好”一些的教育都没法实现的地方,你有没有想过,这些孩子们需要摄影么?你觉得摄影能对他们产生怎样的影响?

焦冬子:城里孩子需要的一切,他们也需要,只是他们没有。就是(这些东西)给他也可以,不给他他也能活下去。我也在想摄影对他们的意义,就像在北京的打工子弟学校的老师聊到的,你开启了他的心智,让他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各种各样理解世界的方法,玩法。然而这些玩法是在这个环境里这么玩的,离开这个环境,他还能适应么?比如在北京的打工子弟学校是素质教育,当他回到乡下的家里,只有一个考试分数的标准,他是否能够适应?在北京的学习开启了他的智慧,让他多一些认识世界的方法......那么成绩不好,即使有再多想法,又有什么用呢?所以其实挺矛盾的。但叫醒他总比不叫醒强。

她影像:每一次拍照片的时候,是怎样一个过程呢?你怎么看待他们被拍摄时候的这种仪式感?这种仪式感是怎样产生的呢?

焦冬子:每次拍照那些老人都会换衣服,对于他们来说,拍照是一个很隆重的事情。多数老人是不爱拍照的,因为觉得自己丑,最重要的是觉得没有好看的衣服。他们是很希望自己在镜头前展现美好、体面的一面。我们经常会遇到老人不愿意拍照,他们的理由是,没有好看的衣服,需要借衣服。

她影像:你希望达到什么样的目的呢?为什么是希望通过拍照的方式?为了达到这样的目的,有没有想过其他的方式?

焦冬子:做留念。不过我觉得现在所做的还是很不够的,还应该有更多。比如我们现在正在做的,给他们拍照的同时,跟他们聊一聊天,真正坐下来,相对来说比较深入和平等地沟通。选择拍照的方式是因为我是一个摄影师。每个人对自己情感表达的方式都不一样,这是我的方式。

她影像:你自己对于摄影的理解,有没有因为做这个项目(我们在一起)而产生任何的变化?实践起来有怎样的变化呢?

焦冬子:没有。反而因为做这个项目,我对摄影最初的看法更加坚定和深刻了。摄影本身有很多面,它本质上就是一个工具,像作家手里的笔,画家手里的颜料,吉他手手里的琴。我认为它是时间的记录和见证者。

她影像:民间的公益组织做起来很难吧?最无助的方面你觉得在哪里?

焦冬子:确实是。对我来说最无助的方面是,作为摄影师和作为管理者的身份和职责是不一样的。作为一个管理者要考虑的事情要繁杂许多。你要去考虑整个团队、项目、机构如何可持续运转,那可能你首先要考虑的是如何盈利,或者筹到款,人可以活下去,才能做更多的事情。

她影像:性别因素在你做公益或摄影的过程中,有没有任何影响?是怎样的?

焦冬子:不明显。我没有因为女性而得到优待,或者受到多么不公正的待遇。不过我本身就比较中性,出去大家都把我当爷们。

她影像:你认为中国女摄影师的处境是怎样的?

焦冬子:我觉得“女摄影师”越来越火,大家都爱打着“女摄影师”的旗号。其实我不认为性别会在职业之类的上有特别大的影响,当然新闻行业男性比较有优势,更抗造嘛,而且摄影机构招女性助理的很少。不过女摄影师还是越来越多。

采访现场,焦冬子(左二)与女儿(左一)在一起

采访现场,焦冬子(左二)与女儿(左一)在一起

焦冬子
公益
纪实摄影
农村
肖像
全文导航
P1 / 焦冬子:从哪里来,就回到哪里去
P2 / 焦冬子:从哪里来,就回到哪里去(2)
1
朕知道了~
0
呵呵
玩打地鼠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