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她影像>早茶 > 女性影像纪丨Nan Goldin:危险又浪漫的都市波西米亚神话

女性影像纪丨Nan Goldin:危险又浪漫的都市波西米亚神话

网络综合
编译:虫姑娘
虫姑娘
2018-01-29

“我的照片源于与人的关系,并不是来自观察。” 

     贝尔纳·弗孔曾经在评价南·戈尔丁(Nan Goldin)的“私人纪实摄影”时,带着法国式的傲慢说:“这就是美国摄影,很贴近生活,但也只是这样了。”确实,南·戈尔丁的作品从来没有脱离自己与围绕自己的生活,但那些化学反应的高潮与撕心裂肺的痛苦,热忱的爱与悲剧性的逝去,足以构成一部以浪漫为基调的都市波西米亚神话。这位美国女摄影师的人生经历,从她姐姐早年间的自杀到她自己在戒毒中心的时光,都构成了解读她的影像的强有力的关键因素。


童年,艾滋之前,艾滋之后
      戈尔丁的父母Hyman和Lillian是在贫困中长大的,犹太人知识分子的身份让他们并不那么在乎金钱。大多时候,戈尔丁的父亲关心的都是哈佛——他在对于犹太人有十分有限的定额录取的时候上了这所大学。1939年9月1日,Hyman与Lillian在波士顿结婚,正巧是德国入侵波兰的那一天。
      南·戈尔丁是父母的四个孩子中最小的那一个,生于1953年。她成长于马里兰州银泉(Silver Spring)的郊区,一个安静而有序的地方。这个地方被南·戈尔丁自己形容为“主要的目标并不是要透露太多,或是向你邻居精心修建的生活窥探什么”。作为一个小女孩,戈尔丁渴望着了解那些紧闭的门背后藏着什么,同时也渴望逃脱那样常规又传统的世界。

      戈尔丁的姐姐名为Barbara,是一个个性鲜明的孩子。11岁时,大她七岁的Barbara在华盛顿外卧轨自杀。是什么造成了她的结局呢?生不逢时的痛苦却让戈尔丁感同身受。14岁时,戈尔丁离开了家,开始了独自的旅途。当戈尔丁也成长到成年的年纪时,她并没有像之前所担心的那样走上姐姐的道路,而是举起了相机,拍摄当时身边的几个朋友。那是她身边头一次出现吸食可卡因的人的时候,也是她头一次看到男人穿着女人的衣服显露“第三性别”的时候,而她当时的梦想则是成为一名时尚摄影师。世界上他人的生活似乎与他们完全无关——那是她和她朋友们的派对,他们的雷达中并没有另一个世界。

      20世纪60至70年代的性解放运动使南的朋友们享受着性带来的自由感和欢愉,渐渐,虽然派对已经结束,南却深陷于对于毒品的放纵之中不能自拔,在那段不见天日的日子里,她只拍下了自己卧室的天花板——那释放了她的,反而囚禁了她。80年代末,南进入了波士顿的戒毒所。在那之后,她回到纽约并重拾相机,与此同时,男同性恋之间的“癌症”——艾滋,开始出现在南与朋友们的视野里,并一一夺去他们的生命。她拍下病中的朋友们,试图以此维持他们的生命痕迹,但也是在那时,她才感受到摄影无法使一切维持原貌。艾滋病的发现成为了一条界限,它划分了生与死,划分了南喧嚣的过去与未知的未来。

女性影像纪
女性
南戈尔丁
亲密关系
第三性
毒品
童年
全文导航
P1 / 女性影像纪丨Nan Goldin:危险又浪漫的都市波西米亚神话
P2 / Nan Goldin:危险又浪漫的都市波西米亚神话02
P3 / Nan Goldin:危险又浪漫的都市波西米亚神话03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