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她影像>早茶 > “酒鬼”并不是脏话,“成瘾者”也不是

“酒鬼”并不是脏话,“成瘾者”也不是

      “亲爱的妈妈。” 摄影师和概念艺术家Branislav Jankic在写给他的母亲Mila的信中这样开头说道,这位母亲长期以来一直在酗酒和处方药滥用问题上挣扎。“我在这里给你写这封信,很难找到合适的语言。在过去的29年里,我们一起经历了很多。现在,泪水和笑声交织在一起,成为了结局。这一切就像一个我们永远都会记得的奇怪的梦,就像我们永远记得你是妈妈一样。我们将永远把你放在心中,因为你曾经,并永远是世界上最好的母亲。”

Branislav Jankic的哥哥与母亲Mila

Branislav Jankic的哥哥与母亲Mila

      Jankic于1983年出生在Vukovar(前南斯拉夫),他有着一个艰难的童年,依赖着一个依赖于其他事物的母亲长大。在那之后,两人失去了联系——Jankic搬到了美国,他的母亲留在了德国的家中——直到2012年11月,母亲Mila被诊断出患有晚期肺癌,并只有一年的时间可活。这一消息促使Jankic在10年之后给她写了一封衷心的信。Jankic写道:“直到现在,我都不明白我们的心是一样的,而且,语言文字可以像刀一样刺人。我很抱歉我伤害了你一千次,而且当你最困难的时候,我离开了你,但那就是生活。我们总是在最后的时刻才学到些什么。” Jankic进一步解释说:“我写信告诉她说,我为所有由于她上瘾所引起的冲突而感到抱歉。我为我因为她而感到的羞耻而抱歉。我也很抱歉,当她最需要我的时候,我从她身边跑开了。我想让她知道,现在我理解她了。”

      Mila死于2014年。Jankic从来没有鼓起勇气给他的母亲这封信。然而,在写这篇文章时,Jankic意识到他的故事——同时伴随着痛苦和耻辱——这并不是一种反常,而是一种统计数据。根据药物滥用和心理健康服务管理局最近的一份报告,在1730万有酒精依赖或虐待的美国人中,有90.6%的人没有接受治疗,甚至没有意识到需要治疗。在这个国家,超过10%的孩子和有酗酒问题的父母一起生活。

Jo和她的孩子们

Jo和她的孩子们

      Jankic的灵感来自于他自己的家庭,这些家庭在成瘾和尊严的问题上被撕裂了。Jankic希望能帮助他们用原谅来取代痛苦,用理解来代替愤怒。于是他在美国各地旅行,记录了像他自己一样的故事,拍摄那些被上瘾(酒精或海洛因)撕裂的母亲和家庭。

      2013年8月,Jankic与制片人Goran Macura进行了为期11天的公路旅行,记录了来自六个州的40名母亲。对于每一个主拍摄对象,他都拍了两张照片:一个是母亲,另一个是她的孩子。然后,他邀请母亲们给孩子们写一封信,讲述他们的故事,其中没有任何隐瞒或羞辱。如果年龄够大,孩子们也可以写回信。这些照片和文字在“写给我母亲的信”(Letter to my Mother)中被汇集在一起——这是一本探索了母性在面临人生最大挑战时候的力量。

Alexis

Alexis

Alexis写给女儿的信

Alexis写给女儿的信

上瘾
吸毒
酗酒
母性
黑白摄影
全文导航
P1 / “酒鬼”并不是脏话,“成瘾者”也不是
P2 / “酒鬼”并不是脏话,“成瘾者”也不是02
P3 / “酒鬼”并不是脏话,“成瘾者”也不是03
0
朕知道了~
0
呵呵
玩打地鼠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