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她影像>早茶 > 深度丨如果你想了解非洲,最好看看他的作品

深度丨如果你想了解非洲,最好看看他的作品

翻译:虫姑娘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摄影师Jens Assur1970年8月29日出生,是一位瑞典摄影师,同时也是导演,编剧,和电影制片人。今天介绍的这一组作品,叫做《Africa is a Great Country》(2013)。这组作品的目的是挑战非洲在媒体上的主导形象。Jens Assur因此拜访了12个非洲城市,从不同的视角呈现了这块土地的样貌。

2013年时,Jens Assur在斯德哥尔摩的Liljevalchs Konsthall将这组作品以展览形式呈现出来。他花费10个月的时间,生产了40幅巨型大幅的照片作为展览作品,将这12座快速变化的非洲城市日常生活中的结构化模式展现出来。

“战争,艾滋和人类的苦难。这些是西方世界对于非洲的最普遍印象。通过Arfica is a Great Country这个项目,我们挑战成为了瑞典采用最大幅照片的艺术展览之一。”在Liljevalchs的展览中,39幅巨型照片(2.5mX3.5m)被挂在墙上。

Liljevalchs展览布置现场

Liljevalchs展览布置现场

 

在 Johan Palme对Jens Assur的采访中,一些细节的问题被问到。在这里精选一些问题与回答,以便大家加深对于作品的理解。

Johan:大体上来讲,你到底想要表现什么?

Jens:一开始的时候,我们想要表现非洲的另一面,我是说非常认真去对待的那种,而并不是拍摄类似漂亮女人穿着靓丽服装,熙熙攘攘的市场,或是可爱的动物。非洲是这样的地方:有四分之一的人口都是中产阶级;在肯亚,55%的金融交易都是通过移动电话完成的;庞大的建筑工程在这里永不停止,背后是不断升级的来自中国的投资......这里有大量崭新的居住工程,几乎都是封闭的全监控社区——这些地先被买下来,接着墙壁就被建了起来,然后才是建筑本身。那些建造于40或者50年代的道路系统已经无法对付增长的交通和拥堵。因此在一些社会之中,汽车变成了必需品,城外的购物中心开始兴起——比如Gaborone就已经变成了洛杉矶一样的地方。在某种程度上,那也是我们这里城市的一个反映,那里发生的一切,也曾在我们居住的地方发生过,或者正在发生,或者未来即将发生。

总体来说,这个展览呈现了一个较为积极的视角——也就是穷人如何把他们自己拉起来的叙事。但我并不认为我作为一个艺术家的工作是给出答案。社会并不直白,也并不简单。我们依旧需要不断问我们自己这些问题:我们是不是只想要展示最富有和成功的例子?可能并不是。那么如果我们把它们混合起来展示,会不会有没有说出任何重点的风险?一方面我们也突然发觉这些图像里并没有出现女人,这会不会是因为我们有意识地选择了男性化的地方、建筑物、港口?还是因为,女人相对来说在许多非洲城市风景中是缺席的?

Johan:你为什么要选择这种巨幅的照片尺寸,用18cm x 13cm的底片制造出2.5m x 3.5m的照片呢?

Jens:某种程度上来说,这样做是为了让观者进入到图像中来。这样做也允许我们可以利用难以置信的细节,长时间的曝光产生巨大的锐利的景深,因此观者可以领会整个大的架构,所有的组成部分,所有的细节。这样做也可以使得图像的显现变得慢了起来,更加庄严和从容。很多摄影记者可能会澄清说,你必须走近那些个体去创造一种理解感,但我们反而是退后了一步,更远一点,然后利用大画幅的相机进行倾斜和移位,以捕捉大的全景,展示完整的结构。

Johan:跟我们讲讲展览背后的故事吧,这个主意是怎么冒出来的?

Jens:关于展览的最源头要追溯到1992年,那时我刚刚结束去非洲的第一趟旅程——作为一名摄影记者在内战时来到Mogadishu。我在Keysaney医院拍下了一个护士清理一个年轻男孩手榴弹伤口的照片,并刊登在了瑞典最大的报纸上。这张照片赢得了很多关注,并引发了很多讨论。那张照片对我来说便成为了一个证据,就是说照片是可以独立达到交流的目的的,结果我在接下来的十年里就一次又一次地以报社摄影师的身份回到非洲,去了安哥拉,莫桑比克,南非,刚果,科特迪瓦,当然还有内战中的卢旺达。事实上那些年来,我都一直在观看着死亡,痛苦,然后把它们拍摄下来。

当然我并不后悔拍下了那些照片。它们是很重要的影像,并且我觉得每一个都是一个独立的事实。但从换种角度来说,那些照片就只是死亡和苦难的照片,或是类似那些风景如画的非洲旅行杂志上的照片,在这里的媒体都是那样展现这块土地的。瑞士人在提到非洲的时候还是会想到埃塞俄比亚饥荒和生活援助。所以也许整体来看,这些照片整体来讲并没有给出54个不同国家的真实影像,你明白我说的么?无论如何,2000年过后我就开始关注我们自己的社会,包括我的另一个项目《饥饿》(Hunger)——讲述的是关于我们的社会对待消费如同贪食症的人对待食物,填充他自己,然后再清除掉一切。我拍摄的是全球范围的庞大的巨型城市,承载着大量增长的全球化中产阶级。非洲完全成为了其一部分。所以我产生了这样一个展示非洲城市的想法,从开罗到约翰内斯堡,从蒙罗维亚到达累斯萨拉姆,以及发生在它们身上的结构上的变化。我是第一个承认说我只展示了部分的非洲的人,不过这样的非洲和通常被展示的非洲并不一样。

非洲
大画幅
苦难
城市化
全文导航
P1 / 深度丨如果你想了解非洲,最好看看他的作品
P2 / 如果你想了解非洲,最好看看他的作品02
0
朕知道了~
0
呵呵
玩打地鼠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