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她影像>美丽说 > 七仔:音乐现场给了我无限生命力

七仔:音乐现场给了我无限生命力

色影无忌她影像
Tula
图拉
2018-07-02

 

摄影师七仔

                  知名音乐现场摄影师,1073摄影工作室创始人,人称“摇滚女战士”。

        看到七仔的脸庞,完全预想不到她就快40岁了。

       同龄人或许在面临着中年危机,而七仔去年高强度拍摄了上百场的演出,上万张照片,曾经最大强度在音乐节“连轴转”拍摄了七天,从不觉得体力不如年轻伙伴,似乎在拍摄时,永远都保持精神充沛。“年龄对于我没有什么的意义,音乐现场给了我无限的生命力。”

 

EOS 5D Mark IV   光圈F5.6  快门1/320s  ISO2500 焦距367mm

镜头: EF 100-400mm f/4.5-5.6L IS USM

Metallica

        跟“七仔”这个乖巧的称呼恰好相反,她讲话语速快而干脆,听起来有些雷厉风行。十年前,她是追星看Live的“票友”,为了热爱的摇滚乐,不管有多远,一有空闲时间就会坐火车、飞机往返于各个城市的演出场所去听自己喜欢的乐队……自从开始拿起相机拍演出,五年间,她已经从Livehouse里的摄影爱好者成为了扛着镜头拍遍各大音乐节的职业摄影师。

        2014年,七仔辞职后与拍摄搭档小爱一起开了1073摄影工作室,开启了全职摄影师的生涯。无论刮风下雨,到了音乐节,她身穿着背心和热裤,手臂和腿上露出不同图案的纹身,腰上挂着几个镜头,在人群堆里穿梭、拍摄,小小的个子,看起来却十分霸气,人称“摇滚女战士”。

追随“偶像”一路拍摄

  

EOS 5D Mark III   光圈F2.8  快门1/200s  ISO800 焦距173mm

镜头: EF 70-200mm f/2.8L IS II USM

李志

        当一个乐迷成为音乐现场摄影师,最大的盼头就是拍到自己喜欢的音乐人。2007的时候,七仔开始关注国内独立音乐,李志成了她喜欢的第一个音乐人。从李志一场演出卖80块开始,她就跑到各个城市去听他的Live,那时只能挤到前排拍照。2015年在朋友的引荐下,七仔终于有机会拍到“偶像”的现场。

        比起能拍到“偶像”的激动,她心里更多的是感到紧张。那次在上海大舞台的演出是她第一次一个人拍摄大型场馆,非常担心自己能否把控全场。演出之前,七仔拿到当天演唱的歌单,里面的每一首歌她都很熟悉。当音乐响起,她完全顾不上听歌,拿着相机一会靠近舞台抓拍特写,一会跑到高处拍全景,在舞台周围跑上跑下。南方的盛夏有些湿热,汗水浸透了她的上衣,怀揣着紧张的心情最终顺利完成了拍摄。后来她毛遂自荐拍摄了李志跨年演出,还与李志团队成了老朋友。

 

       2017年,李志团队开始了他们的巡演计划——叁叁肆,为了将独立音乐带到国内更多的地方,他们计划12年内在全国334个城市巡演,消息一出,便成为摇滚圈备受瞩目的大事件。今年年初,李志团队去往云南巡演,七仔也抽空跟拍云南的两个城市,比起循规蹈矩的大型演出,她更喜欢自由而又充满意外惊喜的乐队巡演。

       在昆明站,李志邀请乐队每一位成员上台演唱,包括助理。在大理,许多当地的音乐人朋友来当嘉宾助兴,“乐队的巡演总是有很多临时安排,会有意想不到的惊喜,能看到许多在大型演出中看不到珍贵的画面。”这个伟大的巡演依然还在继续,七仔在空挡时间也会追随着乐队去经历更多未知的惊喜与尝试。

拍现场的“战斗”与瓶颈

七仔在音乐节拍摄中

       渐渐地,拍摄越来越多,在众多大型音乐节上都能看到她的身影。夏天是各地开展音乐节最频繁的时候,为了完成密集的拍摄,她经常拖着相机箱子往返于各个城市。音乐节的时间很紧促,白天几乎都是顶着烈日进行拍摄,偶尔在南方还会碰到下雨、台风,她小心地给相机裹上保鲜膜和密封袋,拍完乐队后扎进pogo的人群里,加入打泥仗的队伍。

       晚上通常十点结束拍摄,马不停蹄地回到酒店修图至凌晨三、四点,连续“战斗”好几天。一般人难以驾驭的高强度拍摄,对于从小精力充沛的七仔而言,早就已经形成习惯。“我的生物钟跟别人有时差,读书时就习惯了晚睡,现在每天的凌晨三点至九点是我的睡眠时间,有时连着七天音乐节拍摄也没有特累,身体已经习惯了。”

EOS 5D Mark IV   光圈F5.6  快门1/320s  ISO3200 焦距400mm

镜头:EF 100-400mm f/4.5-5.6L IS USM

Coldplay乐队
 

EOS 5D Mark IV   光圈F2.8  快门1/60s  ISO6400 焦距70mm

镜头: EF 70-200mm f/2.8L IS II USM

Lacrimosa

       从爱好者到专业摄影师,七仔没有拜师学艺,也不了解有名的摄影大师,所有的拍摄都是靠着经验去积累与摸索,笑称自己像深山老林里独自练功的人。大型音乐现场拍摄相似画面太多,而高强度的拍摄频率总会容易让人疲倦,七仔也曾经陷入几个月长的瓶颈期。

       走出瓶颈期就像一个漫长的等待,等待着一个小小的契机。七仔看来,摄影是用光的艺术,在音乐现场拍摄中光线格外的重要。好的灯光师会根据音乐的旋律和氛围去变换色彩与图案,美的灯光能给音乐现场注入生命力,也会给摄影师带来拍摄的冲动与灵感。在瓶颈期遇到好的灯光师,七仔会根据光线的变化去捕捉更好的照片,一场演唱会两三个小时拍下来,依然意犹未尽。“总感觉还有很多可以拍的角度,还有很多能够抓到的画面,哎呀,一下子又重新燃起了热爱和希望。”

EOS 5D Mark IV   光圈F4  快门1/200s  ISO2000 焦距15mm

镜头:EF 8-15mm f/4L USM 鱼眼

赵雷工体四面台演出现场

       去年她接到一份具有挑战的拍摄,民谣音乐人赵雷第一次在北京工体开“四面台”演出,跟往常有章可循的舞台演出完全不一样。“四面台”在场馆的中央,没有视线的死角,整个场馆坐满了乐迷,音乐人为了照顾观众,需要不断地移动方位,这种情况在大陆的演唱会很少见。

       走进场馆,四面台看起来非常酷炫,灯光效果、舞台设计美轮美奂。演出时,赵雷在舞台中央围绕着小圆台走,摄影师需要在台下绕着大圈子跑,对于拍摄者而言是很大的考验。这场拍摄异常辛苦,七仔与搭档两个人绕着舞台来回跑圈,为了拍到大舞台的全景还时不时需要跑到看台最高处。很快七仔便适应了 “四面台”的环境,甚至更期待下一次拍摄,她的脑海里想好了还能拍的新角度。

团队心中的“七妈”

团队合照

       近两年,七仔的工作室接到越来越多大型音乐节的拍摄,团队的核心成员也增加到了五人, 各地都有与她合作的音乐现场摄影师。除此之外,还会培养一些新人。拍摄音乐节现场非常考验摄影师的体力,而团队里却有不少90后女摄影师,七仔称赞她们个个都是“女汉子”,拍照时很有魄力,体力上一点也不比男生弱。

       在全员出动的音乐节,七仔只会偶尔拍照,更多的时候她像是一个“保姆 ”。大型音乐节通常都有几个舞台,她负责跟主办方沟通,安排大家的拍摄排期,提醒每个人按时到岗。为了照顾好每位成员,随身还会带着各种药品、零食,以备不时之需,摄影师们都亲切地喊她“七妈”。

       所有成员在音乐节拍的照片都由七仔来修,大量的后期工作让她练就了非常快速的选片与修片速度,她笑称“都是被逼着锻炼出来的”。结束后,她还会给大家点评照片,哪里不够好,哪些地方可以做调整,她都一一指出,帮助大家快速进步。

EOS 5D Mark III   光圈F2.8  快门1/60s  ISO6400 焦距16mm

镜头:EF 16-35mm f/2.8L II USM

零壹乐队

       自从开始带团队,七仔首先就会跟摄影师们强调守时,守时的观念在她与李志、赵雷乐队团队接触下来深有的感触,“这点我一直是跟他们学习。”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禁忌,不允许在拍演出时录小视频,“音乐人在台上演出,摄影师就要在侧台用心拍照, 而不是抽空去拍小视频发朋友圈炫耀你的身份, 这样的行为在我看来非常蠢,我觉得这不是摄影师该干的事情。 ”

一生必拍的 “欲望清单”

EOS 5D Mark III   光圈F4  快门1/400s  ISO1250 焦距15mm

镜头: EF 8-15mm f/4L USM 鱼眼

Nightwish

        七仔还在读书的时候,周围的同学都是听听流行乐,比如张国荣、谭咏麟,那时候没有什么音乐类型的概念。直到有一天,朋友给她听了SkidRow的歌,一种完全没曾听过的歌声,让她感觉浑身的血液沸腾起来,打开了新的世界,后来她慢慢喜欢上了更为强烈的金属乐,“骨子里就喜欢金属乐,当我第一次听到的时候,就觉得这是我喜欢的,很难用言语去表达,就像我爱一个人,我也没办法把我爱他的具体说清楚。”

EOS 5D Mark III  光圈F2.8  快门1/125s  ISO6400 焦距200mm

镜头:EF 70-200mm f/2.8L IS II USM

窦唯

        自从拿起相机拍演出,她就给自己列了一个“欲望清单”,里面是必须要在现场听到且拍到的某一首歌。她先后完成了Queen、Scorpions、Nightwish等国外乐队,以及窦唯、张艾嘉、罗大佑等国内音乐人的拍摄,清单上的大部分愿望都已经达成。她从不等音乐人到自己的城市,碰到喜欢的音乐人演出,不管多远,她都想办法去拍摄。2015年东海音乐节,窦唯再次出山,这样难得一遇的演出,七仔激动地当机立断决定去拍摄。明年,她还希望有机会可以去日本拍摄喜欢的乐队。“哪怕自费跑很远的路途,我也必须得去听现场。”

        近期,她还琢磨着跟拍一支小乐队巡演,比起熟悉的常规演出,充满冒险与意外的巡演历程显得更有意思,也是她很想体验的事情之一,而这些愿望她都会带着相机去完成。

EOS 5D Mark III   光圈F2.8  快门1/125s  ISO6400 焦距63mm

镜头:EF 24-70mm f/2.8L II USM

Amorphis

EOS 5D Mark III   光圈F4.5  快门1/500s  ISO1000 焦距100mm

镜头:EF 70-200mm f/2.8L IS II USM

Epica

她影像:Livehouse与音乐节的拍摄,感觉有什么不一样?

七仔:Livehouse发挥的余地更大一点,虽然它舞台小,但灯光变化很多,它可以拍出很多感觉不一样的照片,更偏向于拍个人作品,你可以随着自己的感受去拍摄。

       音乐节的商业拍摄更倾向于类似新闻稿的记录图片,通常会有一些特定的要求,需要按照流程来拍摄,比如必须有全景、中景、特写以及歌迷互动等画面,而且音乐节舞台只有几个固定的机位,灯光变化也不是很大,拍摄时会有很多限制。

EOS 5D Mark III   光圈F1.2  快门1/320s  ISO3200 焦距85mm

镜头:EF 85mm f/1.2 L II USM

Arch Enemy

她影像:不同类型的音乐现场,拍摄会有什么不同吗?

七仔:总体来说,民谣音乐人更难拍一些,因为乐手没什么动作,通常只有一个人拿着一把吉他坐着。看似越简单的演出反而更难去表现乐手,可以很容易就可以把他拍完,但想拍出精彩照片会更难,需要耐心地等待。
       摇滚乐队更容易出片,因为每个乐手会有很多动作,比如甩头、跟台下的乐迷互动,有的乐手甚至自己也会跳水,乐迷们会跟着音乐气氛pogo,现场比较嗨,所以拍摇滚乐队趣味性比较多,画面的内容也更丰富,摄影师会拍得比较尽兴。

她影像:拍摄时恰好遇到你很喜欢的音乐人,为了专注拍摄而没有听演出,会觉得有遗憾吗?

七仔:会非常遗憾,但如果想好好听歌,就不要做现场摄影师,因为摄影师整场下来都在找角度、看光线,等候时机去拍照,没有办法好好听歌。有时候碰到喜欢的乐队,如果我不需要拍照,我会自己买一张票去支持音乐人。

EOS 5D Mark IV   光圈F2.8  快门1/500s  ISO1600 焦距200mm

镜头:EF 70-200mm f/2.8L IS II USM

朴树

她影像:你觉得什么样的照片是一张好的音乐现场照?

七仔:其实真的没有一定的标准,对于个人来说,我会注重画面的光影、气氛,但对于音乐人,特别是姑娘,会更注重胖瘦。从职业的角度来说,我收了拍摄费,那能让主办方满意的就是好照片,如果作为一个爱好者自己去拍演出,我喜欢的那张就是好照片。

她影像:对刚入门的音乐现场摄影师有什么建议?

七仔:建议先去身边的Livehouse练习,因为那里的灯光特别复杂,发挥的余地很大。先在Livehouse里把基础练好,尽量地多拍一些,各种音乐类型的演出都去尝试拍摄,而不是单一地去拍某种类型。熟悉之后,再去拍大型场馆,就能比较快地适应。
 
她影像:拍音乐现场通常用什么器材?

七仔:机身是用EOS 5D Mark IV的,一般去音乐节拍摄都会带长焦镜头EF 70-200mm f/2.8L IS II USM、EF 100-400mm f/4.5-5.6L IS USM、广角镜头EF 16-35mm f/2.8L II USM以及EF 8-15mm f/4L USM 鱼眼,在Livehouse拍摄时,通常会用EF 24-70mm f/2.8L II USM以及定焦镜头EF 50mm f/1.4 USM。

更多作品:音乐现场的闪耀瞬间

七仔
摄影师
摇滚
音乐现场
音乐节
李志
赵雷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