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她影像>美丽说 > 情人节特稿 | 摄影让我们连接在一起

情人节特稿 | 摄影让我们连接在一起

色影无忌她影像
图拉
图拉
2018-02-12

       

布列松与弗兰克互相拍下彼此

       爱情生长的过程千姿百态,似乎没有特定的规律可遵循,每个人与世界上另一个陌生人发生的化学反应,就像是一场不期而遇。在人海中,有些人因为摄影相遇了,共同的爱好将他们从人群中抽离出来,寻找到了对方,连接在一起…

       摄影师伴侣这样的组合并不陌生,在摄影史上就有不少的先例。“决定性瞬间”理论的创立者,法国摄影大师亨利·卡蒂埃·布列松(Henri Cartier Bresson)与她的第二任妻子马丁·弗兰克(Martine Franck)就是典型的代表,弗兰克是玛格南图片社少有的女性成员,这对身为同行的夫妻,以各自独立的姿态互相呼应,在摄影史上留下一段佳话。而更为有趣的是“色情时尚”的始作俑者赫尔穆特·纽顿(Helmut Newton)与演员艾丽斯·斯普林丝(Alice Springs)的结合,艾丽斯也是纽顿镜头下的模特,1971年纽顿心脏病发作,无法拿起相机拍照,艾丽斯接过丈夫的相机,开启了她的摄影师生涯。

 

艾丽斯与纽顿

 摄影作为多种艺术表现形式之一,在亲密关系的融合、碰撞下,互为伴侣的摄影师之间,摄影究竟扮演着怎么样的角色?在情人节来临的时刻,她影像采访了三对不同领域的年轻摄影师伴侣,他们当中有通过行走拍摄旅行中风景的跨国恋人宁凯与Sabrina Scarpa,互拍对方八年的亲密爱人陈文俊和江演媚,互为工作搭档的时尚摄影师夫妇Javi与Hitomi,一起听听他们的故事吧。

 

宁凯与 Sabrina Scarpa

       2012年,生活在郑州的宁凯在翻阅Facebook时,被远在荷兰的女摄影师Sabrina Scarpa拍摄的黑白照片所吸引,两人的作品风格相似,便在网络上热络起来。当时他们都在摄影艺术上初露才华,各自的作品都曾多次对外展览。2013年宁凯入围“三影堂摄影奖”,恰好热衷于东方文化的Sabrina来到了三影堂艺术中心实习,与宁凯会面了。因为作品风格相似,他们经常一起讨论影像,渐渐地在愉悦的交谈中擦出了火花。
       他们一起去旅行、拍照,深入到自然世界的各个角落,并创立了摄影组合NingKai & SabrinaScarpa,2015年2月,他们正式开启了关于自然和旅途作品《The Land Between Us》的创作。

《The Land Between Us》系列

《The Land Between Us》系列

她影像:什么时候成立的摄影组合?
宁凯& SabrinaScarpa:2014年冬天,我们第一次旅行去梅里雪山徒步。当时还是各自拍摄,旅行回来之后萌生了成立组合的想法,以自然为主题进行共同创作。

她影像:摄影与情感,会相互影响吗?
SabrinaScarpa:会有影响的,拍照帮助我们释放了内心,我们可以通过影像做内心的交流,是一种很微妙的感觉。现在摄影创作已经融入到生活,我们一起去旅行,拍照只是一个其中的行为。
宁凯:这两年我们一起旅行、拍照,让我们的感情越来越好,而摄影行为渐渐被弱化,成为我们生活中的一部分。刚在一起的时候,天天都会聊影像,但成立组合共同创作后,反而不会天天讨论,就是很单纯地拍照。

《The Land Between Us》

她影像:共同创作,相比之前个人创作会有什么不一样吗?

Sabrina Scarpa:我们以前拍摄的黑白作品很相似,都是一些日常生活中的诗意影像。共同创作后,拍摄的状态与之前没有很大的区别,依然是各自拍摄,但我们会一起编辑图片。

宁凯:我们都曾受到过日本老一辈摄影家的影响,早期拍摄了一些黑白照片,但其实不是很成熟,还处于寻找个人风格的状态。现在看来,那些照片不能称之为作品。
建立摄影组合共同创作,对我们彼此而言,都是一个很大的转折,我们各自都推翻了原有的创作,形成一个全新的关注点。现在我们深入到自然世界的未知角落,在旅途中寻找启示,希望通过行走带动摄影,《The Land Between Us》也是第一个被彼此称之为作品的东西。
 

《The Land Between Us》系列

她影像:拍摄过程中有没有碰到过分歧?

Sabrina Scarpa:几乎没有,我们只是一起决定旅行目的地,拍照依然是私人的事情,不过在图片编排的时候会有一些分歧。
宁凯:她负责在电脑上调整色调,我主要做手工暗房,但打印输出的照片与电脑上的图片色调上会有差异。我们在颜色上常常有所争议,有时候很难达成共识。

她影像:在一起之后,你们的创作状态是否发生了变化?

Sabrina Scarpa:会的,其实很微妙,难以用语言来描述,但这些变化从作品中折射出来了。可能就是两个人在一起之后,亲密关系给予了我浪漫、乌托邦的感觉。
宁凯:感觉自己的影像语言变得更柔软了,以前拍照片时会强烈想去表达自己,现在的状态更纯粹一些,不会刻意追求语言上的高级,也不会一定要寻找或捕捉什么。我们从语言上解脱了出来,只是在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单纯进行拍照行为,照片自然而然就形成了。没有刻意去营造所谓的影像结构。

《The Land Between Us》系列

她影像:一起拍摄的过程中,有什么印象深刻或浪漫的事情?

Sabrina Scarpa:在梅里雪山徒步雨崩村时,在高海拔地区,我们带着15斤重的行李翻山,非常辛苦,以致最后体力不支。当时天色已黑,幸亏恰巧遇到了山下藏民回家才得以脱险。现在回想起来,如果没有遇到那位藏民,我们可能就会丢了命。

宁凯:虽然是在旅行中拍摄,但也是工作,而不是度假。旅行拍照并没有大家想象得那么浪漫,我们经常遇到突如其来的危险。2017年年初,我们在斯里兰卡骑摩托不小心翻车了,两个人都受了伤。Sabrina的腿伤得有点重,幸好遇到了一位当地热心的司机,把我们带回家,及时为我们处理伤口。旅行中遇到的意外事件、遇见的人,都令我印象深刻。

《The Land Between Us》系列

她影像:为什么会选择自然作为创作的主题?

宁凯& Sabrina Scarpa:因为我们生长于不同文化下的国家,在一起拍照时会倾向于寻找一些相同的、具有普遍性的事物,因此选择了自然作为创作的媒介,它具有普遍性的,超越了文化和国度,连接着所有人。

她影像:摄影在你们之间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Sabrina Scarpa:就像一座桥梁,假如没有摄影,我们也不会遇见彼此,是摄影将我们连接在一起。
宁凯:我也这么觉得,摄影就像一座桥梁。

江演媚与陈文俊

       江演媚与陈文俊,一对以互拍和自拍的方式记录生活的摄影师夫妇。他们相识于校园里的新闻社,两个人常常一起拍照,渐渐产生了感情。第一次约出去拍照,就用相机为对方留影,从2008年至2016年,他们记录下彼此的生活状态,将在一起的回忆凝结成无数张照片。原本只是私人的纪录,在一次自拍工作坊的启发下,编辑成作品《我与我》进入大众视野。

《我与我》系列

作品《我与我》的手工书展示

她影像:据悉,你们是因为摄影而相识的?

陈文俊:在学校的新闻社,我正好跟她是分在一组,因为我们都对摄影感兴趣,经常约出去拍照,慢慢就在一起了。

江演媚:当时他是社团里带我的师兄,我们经常约出去拍照。我挺喜欢他的状态,所以我也经常拍他。

《我与我》系列

她影像:一起拍摄的过程中,有没有受到对方的影响?

陈文俊:影响肯定是有的,因为双方都是很亲密的状态,在想法上会受到对方的影响,有点难以描述。

江演媚:《我与我》作品中,有一本他拍我的小书——《我眼中的江演媚》,从这本小书中,我发现他眼里的我跟想象中的自己完全不一样,好像看到了另一个自己。他记录了我看不到的一面,也给我带来了一些影响和冲击。

她影像:个人创作与共同创作,这两种状态会有什么不一样?

陈文俊:自己个人创作的时候,是一种完全沉浸在作品里的状态。但《我与我》这组作品自拍的部分必须双方都在画面里,需要两个人共同配合才能完成,这个过程中会容易产生冲突、矛盾,所以需要更多的沟通。
江演媚:我觉得个人创作的时候,自己的想法可以得到完整地表达。因为它是你的想法,充满了自己的影子。你的缺点、你独有的幽默感,都会呈现在作品里。但在共同创作的时候,照片里的缺点会被对方掩盖,有些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也被放进来了。它会比自己的创作更完美,更有深度,但它可能不太像你自己。

《我与我》系列

她影像:共同创作时,经常会有分歧吗?

陈文俊:不管是创作还是在生活,两个人都会有很多分歧,想法没有办法完全一致。不是每一次都是能顺畅地沟通,如果与对方的想法不一致,就会容易产生冲突。在最后编辑整理《我与我》的时候,也因为我们互相没有达成共识,最后分开做了两本小书《我眼中的江演媚》、《我眼中的陈文俊》,避免了直接的冲突。

江演媚:拍《我与我》的时候,经常会有一些争议,关于作品的争议我觉得没办法融合,如果必须要一方妥协的话,其实两个人都会不开心。在生活上可以互相让步,但如果作品不是希望的样子,我会觉得拿不出手。

《我与我》系列

她影像:感情的微妙变化,是否对创作有所影响?

陈文俊:一路走过来,很多影像都是我们在沟通的过程中拍下的,摄影的道路也是一同探索出来的。假如没有跟她在一起,一个人沉浸在自我的世界里,可能又是另一种状态。如果在理想的顺畅状态下,或许可以创作更多作品,但经常因为产生分歧,所以只能慢慢地沟通,再进行拍摄。

江演媚:在拍《我与我》的时候,我们偶尔会吵得比较厉害,我就会很幼稚地想,那我不跟你拍了,你自己去拍吧(笑)。现在我们开工作室,生活压力比较大,所以关于作品的争吵就暂时放下了。

《我与我》展览现场

《我与我》系列

她影像:《我与我》作品里有一些裸露的照片,在拍摄时,对方会有所忌讳吗?

陈文俊:刚开始在这方面,我比较疏忽,没想太多,被情绪带跑,甚至觉得是不是可以更裸露一些,因为袒露身体对于我来说是愉悦的,但她觉得我不尊重她,冒犯了她。从拍摄到编排照片,再到做展览对外公布,照片脱离了属于我们私密的空间,被放到展览的场合,刚开始也会觉得不舒服。得到了别人的反馈后,我才渐渐意识到,身体是她的,我没有权利随意地按照自己的想法,拿真实作为借口,在她没有允许的情况下随意拍摄。隐私公开是有边界的,我可以对自己裸露的形象负责,但也要顾及到她的感受。

江演媚:我自己的标准是舒服真实的状态,而不是刻意去裸露。他有时候会带入自己的臆想去拍照,把我当作一具身体,而不是把我当成江演媚,我比较介意这点。

 《我与我》系列

她影像:一起创作的过程中,有什么印象深刻或浪漫的事情?

陈文俊:我说不出细节的事情,也描述不出某个画面。现在回头去看,我始终觉得拍摄《我与我》就是一件很深刻的事情,现在再让我去做这样作品,我觉得很难做出来。

江演媚:十年前,我刚开始学摄影的时候,在学校的草坪上给他拍摄了第一张照片。当时我拿黑卡纸遮住镜头,用慢门拍了他的三个分身。拍完后,他把黑卡纸折成纸飞机抛向了天空,往外飞了一圈,居然又落回他的手中。我觉得太神奇了,这个画面一直让我印象深刻,搬了几次家,但一直保留着那张纸飞机。

 

江演媚第一次给陈文俊拍的照片

她影像:摄影在你们之间扮演着什么角色?

陈文俊:从第一个拍摄项目开始,我们就是一起拍照的伙伴。一个人拍摄有时候也会觉得寂寞,如果和兴趣相同的人一起拍,会更有趣吧。随着生活状态的变化,我们从恋爱进入婚姻,摄影渐渐地成为我们之间沟通的介质。如果没有它,我们或许只是生活上依赖,而不会有更深的感情连接。对于我们而言,摄影不仅仅是一种留下记忆的形式,也是当下沟通、交流的介质。      

江演媚:我跟他想说的差不多,摄影让我们成为一起玩乐的伙伴,也是我们之间沟通的介质。

Hitomi与Javi

       Hitomi和Javi是一对生活在广州的时尚摄影师,现在两个人共同经营着商业摄影工作室Is That Real,主要拍摄时尚人像。Javi原本生活在西班牙,在来中国旅行的时遇到了同样爱好摄影的Hitomi,便一起出去扫街。摄影作为他们共同爱好之一,也让彼此走得更近。现在的他们不仅是亲密的恋人,也是工作上的好搭档。

她影像:最开始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Javi :我来广州旅行的时候,第一次见到Hitomi感觉就挺和得来,便在广州多呆了几天,和她一起在城市里扫街,摄影是我们第一个共同爱好。
Hitomi:2011年他第一次来中国,到广州玩的时候,我们通过一个共同好友相识了。记得那天在一家爱尔兰酒吧里有乐队演出,他拿着一杯啤酒静静地坐着。不知道为什么第一眼印象就特别深刻,但当晚并没有怎么搭话。渐渐开始接触后,发现有共同的兴趣——摄影,然后就一起带着相机出去扫街了。

Hitomi与Javi的互拍

她影像:在一起之后,会经常给对方拍照吗?

Javi :偶尔拍吧,我们在镜头有点害羞(至少我是),所以我不太喜欢被拍,但我最好的照片都是她拍的。
Hitomi:没有经常互拍,我们都是在镜头面前不知道把手放哪里的人,但也给对方拍过一些好看的照片,旅游的时候会拍得多一些。虽然我知道他不喜欢被拍,但我还是喜欢偷拍他各种搞笑的样子。

时尚作品

她影像:在工作上,你们之间是如何分工的?

Javi :成立工作室的时候,广州还是服装行业的重要城市,国内和国际上很多品牌都在这里生产。大多数人还没有意识到时尚摄影有一套完整流程,在拍照之前,你需要做大量的准备,比如参加客户的会议、提交方案,讲述创意来源,选择道具,灯光以及拍摄地点,有时候还需要把一整套方案都写出来。
所有的前期准备,各项流程以及拍摄我们都是一起完成的,如果模特是中国人,Hitomi负责拍摄,如果是外籍模特,一般就由我来拍摄,这样便于与模特沟通。她拍摄时,我就负责打光、图片后期以及与客户的沟通。

她影像:拍摄过程中,是否有推进彼此的关系?

Javi :会的,因为拍时尚摄影需要很多灵感与创意,我们经常会分享各自的想法,更容易敞开彼此的内心,也让我们更好地相处。

Hitomi:拍照这件事本来就是让我们走到一起的牵引绳,能和喜欢的人一起做喜欢的事情,同时发现两个人的三观都一致,这对我来说已经是最理想状态了。

时尚作品

她影像:共同创作与个人创作,会有什么不同吗?

Javi :在创作的世界中,很少有人是完全“正确的”,能有一个你信任的人给予你建议,总是有所帮助的。你可能不一定完全同意对方的意见,但如果你重视这个反馈,就能创作出比自己更好的照片,完善整个作品。

她影像:拍摄过程中会有分歧吗?怎么解决呢?

Javi :作为一个成年人,在拍摄时遇到分歧,需要把自我放在一边,倾听对方并解决它。

Hitomi:分歧肯定会有,这时我们会清楚地说明自己为什么这样拍比较好,如果双方都很自持己见,那我们会各拍一个版本,再放在一起选择,基本上就能达成共识了。

时尚作品

她影像:感情的微妙变化对创作会有影响吗?

Javi :相比感情的影响,对于创作而言,更重要的是适时停下脚步。在时尚摄影行业,休息是很必要的,因为你需要停下来去思考,更新思想,需要从风景、旅行、呼吸中寻找不同的灵感,如果因为工作失去自己的时间,那就不能开拓你的视野,成为一个有创造力的人。

Hitomi:基本上不会,我们两个都能做到不把私下的情绪带入工作中,把感情和工作分清界限。他不仅是我的生活伴侣,同时也是我的工作搭档,我觉得作为一个理性的成年人都应该能把握好这之间的平衡。

 时尚作品

她影像:搭档拍摄的过程中,会受到对方的影响吗?

Javi :拍摄时,我们总会反复的沟通,给予对方意见,所以肯定是会互相影响的。但每个人都会被不同的美所吸引,有些东西自己可能不喜欢,但别人却非常热爱。我们都能分辨出美的事物,但不受个人喜好所左右。

Hitomi:虽然自己很难发现这些变化,但是隐约觉得受到过对方的影响。

她影像:成长于东西方不同的文化背景,在生活与摄影上,是否会有不同的地方?
Javi :日常生活中有挺多不一样的,比如作息时间不一样,我是一个夜猫子。摄影上,我们有不同的喜好,各自受影响较深的摄影师也不一样,但如果见到好照片,我们都会认可。

Hitomi:与普通情侣一样,我们在生活习惯上也会有不一样的地方,比如他是个夜猫子,我要准点睡觉之类的,但这些都是小事,从喜欢的电影、书籍,到娱乐方式、思维方式上我们各自都有不一样的偏好,但大步调还是一致的。除了主食他爱法棍面包,而我爱米饭之外,倒没有发现哪些是因为“不同东西方文化背景”而产生的不同。

Hitomi拍摄的Javi

她影像:两个人共同拍摄的情况下,如何保持各自的独特?

Javi :作为一个商业摄影师,总是需要在客户的需求与自己风格之间保持平衡,但客户花钱雇佣我们拍摄,所以必须需要保证客户的需求。我们在做个人创作时会更自由,但在商业拍摄中,最重要的是客户对照片满意,有时候不得不放弃一些自我。

Hitomi:并没有刻意去保持独特。

Javi拍摄的Hitomi

她影像:一起拍摄过程中,有什么印象深刻或浪漫的事情?

Javi :似乎没有印象深刻的瞬间。在工作场合,我们一般不会公开情侣关系,但别人会在拍摄过程中猜出来,可能因为我们之间的默契和磁场在那里,这样也会感觉特别浪漫。
Hitomi:我们两个人无论是生活和工作都能很好的相处,还时不时地能互相惊艳一下,思想上互相碰撞一下,也不忘给予对方肯定,这本身就是件特浪漫的事。

她影像:你认为摄影在你们之间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Javi :摄影是我们主要的共同兴趣,让我们连接在一起。
Hitomi:许许多多的共同点之一。

 

情人节(28)
摄影师夫妇(1)
摄影师情侣(1)
伴侣(4)
江演媚陈文俊(1)
NingKaiSabri(1)
宁凯(4)
Javi(1)
Hitomi(1)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