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她影像>美丽说 > 王丹穗:对于摄影师而言,想尽办法克服困难是最基本的素质

王丹穗:对于摄影师而言,想尽办法克服困难是最基本的素质

      2014年,在王丹穗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的图片摄影专业的同年,她参加了新浪图片举办的工作坊,并加入新浪图片,成为一名报道摄影师。

      青少年时期并不安稳的睡眠促成了一次夜晚的散步,将她带出了自己生活的区域,这时她才了解到,相机可以给她深入到世界另一面的勇气。而真正让她考入北京电影学院并且将摄影作为专业学习的则是新疆“7·5”事件,以及一部叫做《战地摄影师》的纪录片。

      入学后,虽然接触了商业摄影等不同方向的课程,她最感兴趣的还是偏向纪实类的内容。在她至今三年作为摄影记者的职业生涯之中,她在第一时间冲破重重障碍,奔赴了无数个第一现场。与此同时,关注被忽略者的生存状态,讲述他人的故事,也成为了她的主要任务。

摄影师王丹穗

她影像:说说你是怎样开始接触摄影的?

王丹穗:如果说只是接触的话,那最早从小学就开始了,大概六年级的时候就开始学胶片,当时只是觉得好玩,坚持拍了一年多。真正选择成为摄影师是在经历了新疆的七五事件后,那时我刚刚读高二,正在经历“学习就是全部”的生活,但这个事件过后让我开始想要更多的去走出自己的生活,了解和经历“外面的世界”。当时已经有了数码相机,我就每天都揣着一个卡片相机在裤兜里,走到哪拍到哪。那时其实不懂什么是摄影,只知道因为拍照这件事,让我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世界和不太一样的自己。碰巧正好在当时看了一部讲述James Nachtwey(詹姆斯·纳切威)的纪录片《战地摄影师》,很难形容当时这部电影带给我的震撼,但从那时开始,我就做了决定,要成为战地或者纪实摄影师。

EOS 5D Mark III 光圈F2.8 快门1/100s ISO640 焦距70mm EF 24-70mm f/2.8L II USM

EOS 5D Mark III 光圈F2.8 快门1/1000s ISO400 焦距70mm EF 24-70mm f/2.8L II USM

她影像: 我看到其实在学校时期,你自己做过很多有趣的尝试,那么你最后是怎样选择了做报道摄影?有没有想过再回去做一些过去那样的尝试?

王丹穗:大学的经历,让我知道了摄影的无数种可能性,或者说是让我更加明确了摄影本身只是一种作为语言的工具,重要的是摄影师要通过这种方式去说什么。后来选择做摄影记者是因为我觉得这是一种很好的方式,可以通过相机去认识这个世界。

现在我还是会选择继续尝试。在拍摄了很多的专题之后,我逐渐发现自己的生活总是在不断地奔波于别人的故事之中,相反花在探索和积累自己内心的时间变得很有限。我一直在想这些经历与自己的关系是什么,所以我会慢慢的想要尝试和表达一些和自己有关联的主题,或是让我自己感到痛的东西,可能通过纪实也可能是比较偏当代的方法。但这其实挺难的,比起讲述别人的故事,讲述自己的要难得多。

EOS 5D Mark III 光圈F1.4 快门1/200s ISO200 焦距35mm EF 35mm f/1.4L II USM

EOS 5D Mark III 光圈F1.4 快门1/50s ISO1000 焦距35mm EF 35mm f/1.4L II USM

她影像:你会定义自己是一个报道摄影师么?

王丹穗:不会。因为我现在所做的很多专题其实严格意义上是在讲故事,而不是绝对的报道摄影。虽然有些专题会按照报道摄影的逻辑和要求去做,但我理解中的报道摄影是需要足够的深度与时间跨度才能够完成的,所以这是我的方向,但还不是我的定位。

EOS 5D Mark III 光圈F2.8 快门1/200s ISO640 焦距35mm EF 35mm f/1.4L II USM

她影像:那么除了工作之外,你现在有进行一些自己拍摄的项目么?

王丹穗:有,但还需要积累一段时间。

她影像:你觉得报道摄影和其他种类的摄影的界限在哪里?

王丹穗:这个很难说,对我而言没有什么界限,我想表达不同的东西就会选择不同的方式。真正难的是针对你想要表达的内容找到那个最适合的方式。

EOS 5D Mark III 光圈F2.8 快门1/100s ISO200 焦距35mm EF 35mm f/1.4L II USM

她影像:在一个采访中,你说到你对家庭关系的课题很感兴趣。可以说说你的家庭是怎样的吗?

王丹穗:可能与我妈妈一直学佛有关,我近几年也开始接触佛学,开始相信因果,相信记忆和意志的力量。我开始对家庭关系感兴趣是因为我开始对“我为什么会成为我”这个问题感兴趣。我知道了很多童年被我们选择“忘记”的记忆其实都像种子一样留在我们心里,影响着我们的选择。所以我希望能从重新找回我的一些记忆,甚至是我爷爷奶奶、爸爸妈妈的一些记忆开始,去寻找问题答案。我的家庭从小就给了我很多的自由空间,对于我喜欢的事情也都很支持。

EOS 5D Mark III 光圈F1.4 快门1/200s ISO160 焦距35mm EF 35mm f/1.4L II USM

她影像:你拍这些照片是为了可以帮助其他人。是这样的么?

王丹穗:有的选题是的。其实讲故事有时候是件很无力的事情,所以在那些我知道能带来改变的选题上我都会尽力。比如在新疆的喀什拍一个选题的时候碰巧遇到一个维吾尔族的姑娘帕伊努尔,她一直在坚持做帮助当地脑瘫儿童康复训练的公益项目 。通过这个报道,筹集到了六七万块钱,之前是跪着行走的那个小女孩可以走路了。她原本没钱做手术,活动范围只有房间那么大。这是我2016年那一年最开心的事情。

这样说来,报道可以带来帮助,从个人角度讲,是可以给他们带来好的改变。

EOS 5D Mark III 光圈F2.8 快门1/320s ISO100 焦距35mm EF 35mm f/1.4L II USM

她影像:你怎么看待工作需要你做的这一类报道摄影?尤其是供职于这样一个网络媒体?

王丹穗:我最大的感触是需要平衡好时间,比如分清哪些选题是并不那么感兴趣但必须做的,哪些是感兴趣的。

有的时候其实挺矛盾的。记得有一次在马尔康拍摄格斗孤儿的事情,去的时候已经不那么早了,这个时候从媒体的角度来说,去了就要发稿子,哪怕并不那么深度。其实当时我手上的素材够发一篇快速的稿子,但我不想发,因为很多类似的声音已经有了,自己就想做的更深入一些。于是我在两者之间犹豫不定,既错过了热点的时间,最终又没有达到自己想要的效果。

EOS 5D Mark III 光圈F2.8 快门1/50s ISO100 焦距50mm EF 24-70mm f/2.8L II USM

她影像:你对于自己的女性身份如何看待?或者说女摄影师的身份?

王丹穗:我会去做我感兴趣的选题,用我的观察和语言去讲述,不会去刻意考虑这个题女生是否能做,或者女生是否更适合去做。性别是我的一部分,在某些选题上可能会给我带帮助,也可能带来困难,但不会成为阻碍。对于摄影师而言,无论男女,想尽一切办法克服困难是最基本的素质。

她影像:在这个行业之中,作为一个女性,你有遇到什么困扰么?或者你觉得相对有优势的地方?

王丹穗:有一些选题,编辑会出于好意,认为女生去做不安全,所以就派给别的摄影师。可能这是一点不同吧,但这并不会给我带来困扰。就像每个摄影师都各有所长,如果让我去,我不会畏惧,不让我去也可以理解。但我真正很想做的选题我会努力说服编辑的,因为保护自己也是摄影师必须具备的能力之一。

EOS 5D Mark III 光圈F2.8 快门1/50s ISO1000 焦距50mm EF 24-70mm f/2.8L II USM

【同题问答】

她影像:介绍一下你的器材吧!

王丹穗:我从三年前就开始使用EOS 5D Mark III,平时采访时偶尔也会用到EOS-1D X,但我还是更喜欢用EOS 5D 系列相机,因为它的快门声音和体积都相对较小,拍摄的时候会减少对采访对象的干扰。镜头的我最习惯用的是EF 35mm f/1.4L II USM,平时采访也会带上EF 24-70mm f/2.8L USM作为备用。

她影像:你有哪些拍摄习惯呢?

王丹穗:我在去一个采访地点之前会习惯提前预判那里的环境,然后调整好相机参数,以防出现突发情况来不及马上设置。还有就是我不太喜欢用镜头盖,除非是需要把相机收在摄影包中的时候,不然我都不会用镜头盖。

王丹穗
报道摄影
自由摄影师
北京电影学院
专访
1
朕知道了~
1
呵呵
玩打地鼠呢?
猜你喜欢